Catcalling

Catcalling è un termine inglese che nel mondo di lingua tedesca indica le „molestie sessuali verbali“ negli spazi pubblici (Ismail 2020). In inglese, il termine street […]

Catcalling

Catcalling adalah istilah dalam bahasa Inggris yang di dunia berbahasa Jerman berarti „pelecehan seksual secara verbal“ di ruang publik (Ismail 2020). Dalam bahasa Inggris, istilah pelecehan […]

Catcalling

Το Catcalling είναι ένας αγγλικός όρος που στον γερμανόφωνο κόσμο σημαίνει „λεκτική σεξουαλική παρενόχληση“ σε δημόσιους χώρους (Ismail 2020). Στην αγγλική γλώσσα, ο όρος street harassment […]

Catcalling

Le catcalling est un anglicisme utilisé dans les pays germanophones pour désigner le „harcèlement sexuel verbal“ dans l’espace public (Ismail 2020). En anglais, le terme Street […]

Catcalling

Catcalling on englanninkielinen termi, joka saksankielisessä maailmassa tarkoittaa „sanallista seksuaalista häirintää“ julkisissa tiloissa (Ismail 2020). Englannin kielessä catcalling-ilmiöstä käytetään usein myös termiä street harassment, vaikka se […]

Catcalling

Catcalling on ingliskeelne termin, mis tähendab saksakeelses maailmas „verbaalset seksuaalset ahistamist“ avalikus ruumis (Ismail 2020). Inglise keeles kasutatakse catcalling’i nähtuse kohta sageli ka terminit street harassment, […]

适应性

适应性是指 „一个系统通过重新调整实现改进适应性和性能的特性的总称“(Fröhlich 2010, 47)。它源于拉丁文名词accommodatio „适应“(参见Scholze-Stubenrecht 1997, 42)。在生物学上,适应是指 „眼睛对不同距离范围的适应“(Fröhlich 2010, 47)。这个术语也可以在语言学、宗教研究和学习心理学中找到。 学习心理学中的认知过程 发展心理学家让-皮亚杰在其关于儿童认知发展的理论中引入了这个术语。适应是儿童学习发展的两个基本过程之一。它代表了一个人改变他或她的(学习)行为的能力,即处理新印象的方式。与之相反的术语是同化,它描述的是将新类型的外部印象整合到已经存在的类别或系统中,而不改变它们(参见皮亚杰1983年,106页以下)。 一个适应的例子是,一个孩子认为所有的东西都是固体或液体。如果这种思维模式受到气体作为一种物质的经验的挑战,他就必须调整他对聚集状态的看法。因此,这种刺激是学习过程中的关键点。 迁移背景下的适应 因此,在文化学习过程中,也有可能重新调整我们的思维和行动方式。在移民研究中,Christine Langenfeld将适应理解为 „文化变化带来的功能性学习和适应过程“。(Langenfeld 2001, 283)她认为,适应 „可以在有关人员身上发生,而不需要改变基本信仰、价值观或思维方式“(Langenfeld 2001, 283)。 根据心理学家Werner Fröhlich的说法,“环境需求[,]无法用目前可用的行动剧目来满足“(Fröhlich 2010, 48)是 […]

Affirmative Action – 平权行动

平权行动一词被用来描述克服 „职业和公共生活 „中的歧视的各种措施(Peters/ Birkhäuser 2005, 1)。 平权行动的起源 平权行动方案的起源是《1964 年民权法案》。 平权行动起源于第六章,该章规定 „在美国,任何人不得因种族、肤色或民族出身而被剥夺利益,或在接受联邦财政援助的任何方案或活动中受到歧视“(42 U. S. C. 2000 d)。通过这种方式,联邦政府可以威胁公司、学术机构(见上文)扣留财政支持和终止合同(参见Hildebrandt 2005, 475)。 平权行动措施 平权行动措施可以分为三种类型。 1. 培训计划是为了提高少数民族的专业和学术资格(参见同上)。 2. 目标和时间表,“为公司、组织、机构招聘或接纳少数群体制定相对灵活的时间准则“(同上)。 3. 固定配额,其目的是增加少数群体在公司、组织和机构中的比例,实现 […]

人权

人权被理解为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所有权利,不论其出身或性别,既不能被授予也不能被剥夺。它们构成了人类以及所有国家或社会的规范和法律基础(参见Menschenrechte, bpb.de)。因此,它们也被认为高于一个国家的具体立法结构,这就是为什么后者可以 „承认 „人权,但不能定义它们(Menschenrechte, bpb.de)。 世界人权宣言 作为一个核心文件,《世界人权宣言》(UDHR)在30条中把人权作为人类的道德支柱来制定(参见Deutsche Gesellschaft für die Vereinten Nationen e.V. 2018, 3)。因此,《世界人权宣言》特别强调了尊严的核心价值,而尊严是通过权利得到保障的。因此,序言中所述的目标是 „承认人类社会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Deutsche Gesellschaft für die Vereinten Nationen e.V. 2018, 6)。这样的一些人权包括,除其他外,生命权、完整性和安全权、平等权、投票权、言论、信仰和良心自由权等(参见Menschenrechte, bpb.de)。 尽管人权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深远的实施,但在一些地方仍需为之奋斗。尽管在一些国家,人权似乎已经不言而喻,但侵犯人权的行为今天仍然在发生。这使得持续的保护和实施是必不可少的(参见Menschenrechte, […]

混合性

混合性的模式描述了一个跨文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个人的身份得到了重新定位(参见Gugenberger 2010, 68. 混合性一词来源于拉丁语中的hybrida „杂种“,并假定个人从他们的原生身份和东道主社会的身份中产生一个新构建的、因此是第三种身份(参见Gugenberger 2010, 68). 混合模式认为 „说话者是一个社会行为者“(Gugenberger 2010, 68 他从两种文化和语言的交织中发展出新的品种,超越了对一种语言或文化的抛弃或偏爱(参见Gugenberger 2010, 68). 概念:巴哈认为的混合性 1994年,巴哈根据福柯的话语理论建立了一个核心的混合性概念(参见Engel/ Lewicki 2005, 1).这个概念的基础是,一个新的身份只能在两种文化之间的第三空间出现(参见Engel/ Lewicki 2005, 1).“对巴哈来说,主体毋宁说是渗透在其中的语言、秩序、话语和系统的结点和交叉点,以及与之相关的所有感知、情感和意识过程。他的’结成的主体’的隐喻因此将多元文化从一个地域性的概念转变为一个人“(Engel/ Lewicki 2005, 2). 历史:混合性一词的历史 […]

民间社会

民间社会 公民社会一词是指以独立的社会和政治参与的公民为特征的社会形式(参见Duden 2020)。 这包括,例如,在俱乐部、协会和教堂的活动或担任职务。 公民社会是活的民主的基石。民间社会提请注意当前的社会挑战,它认为这些挑战在政治层面上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公民社会的 „阴暗面 „也可以通过排斥、不人道的行为等产生反民主的效果。负责任的公民是一个正常运作和关键的公民社会所必需的。 3 观点 这个词也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看:规范、行动导向和以行动者为中心的角度。 1 这里的规范视角是指为更好的未来或更公正的社会而奋斗的公民社会;这种视角首先可以在反对专制或独裁制度的斗争中找到。 2 而行动导向的观点则是指社会内部的社会互动。例如,民间社会应该是非暴力的、有帮助的和以妥协为导向的。民间社会的这种基本态度得到了政治上创造的、法律框架的支持,如人权和基本权利。因此,它是分享和代表相同价值观的政治文化的一部分。 3 在以行为者为中心的公民社会视角中,重点是在家庭或公司结构之外独立工作的个人或组织。这发生在协会、非政府组织(NGO)、圈子、网络、联合会或类似结构中,脱离了市场、国家和私人领域等社会类别(参见Bpb 2020)。 公民社会与霸权主义 公民社会的概念,即società civile,常常被赋予规范性,从意大利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Antonio Gramsci(1891-1837)那里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批判-分析性的扭曲。在一个社会经济分裂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公民社会领域不一定代表着与经济和政治整齐分离的民主和社会参与的避风港,但也可以像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的革命时期那样,发挥 „坚固的堡垒和堡垒链“(Gramsci 1999, 874)的作用,它与国家权力合作,稳定现有的统治关系,缓冲和削弱解放的愿望。 因此,公民社会和政治领域一样,不是一个中立的空间,而是一个重要的空间,与整个社会的冲突性再生产有关,并且必然有争议,社会力量在其中为文化霸权而斗争。霸权,与基于胁迫的政治相反,表示一种 „植根于人们信仰的权力,不只是抽象地使统治合法化,而是将其嵌入被统治者的共识之中“(Haug/Davidson 2004, […]